木耳_一条咸鱼

一个小小的脑洞,当然没人看到www

既然这里根本没人就放一点平时根本不会发出来的脑洞吧ww不要在意小学生一样的文笔,虽然根本没人看的啦~无良的占个tag~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脑残分割线hhhhhhh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当他将剑刺穿黑暗大敌的左脚连同自己的脖子的时候,甚至有种放松的错觉。
他看见故乡的提理安城。尽管已有数百年未见,这座城还是原来的样子,毫无变化。他看见了自己的家,亦同数百年前毫无变化--纯白无暇的墙,房屋旁翠绿的草地点缀着几朵晶蓝的小花,家门口他的妻子安静地坐着,手中捧着一本书,睫毛低垂着,黑色的发丝几乎触碰到书页。妻子的脸亦无任何变化,依然是恬静的美,却仿佛蕴含了淡淡的悲哀。这让他想起离去的那天,妻子目送他远行而去,静默无言,只是这样站着,迎来他与她的永别。
他看见火焰。无数的火焰升腾而起,所带来的浓烟遮天蔽日。他看见仿佛艺术品般精致易碎的美丽白船葬身其中,付之一炬。一个高大的身影站在火焰旁,他也像那火焰般闪耀明艳,他放肆地大笑,不顾一切地大笑,让人有种错觉--他是这世上的唯一,是主宰,是一切。而自己则站在火焰的对岸,火焰与他隔着一片冰冷的海洋,就连火焰的温度也无法融化它的冰冷。他就这样站在对岸,什么也不说,什么也不做,却分明感到无数的悲伤从心中喷涌而出。但他眼角干涩,没有一滴泪水;他嘴唇亦无法张开,不能说出任何的言语,只能看着,静静地,哀伤地看着。
他看见黑暗。浓稠得化不开的黑暗,无边无际的黑暗,寂静的黑暗。什么都没有,只余黑暗,纯粹的黑暗。黑暗里只有他一人静静地躺着,他似乎在黑暗里躺了数千年,没有人来,没有一点响动。而他自己也丝毫不动,就这样安静沉默地躺在无边的黑暗,等待时间的流逝。
他看见光明。是刺破一切的光明,任何污秽的事物都无法在那样强烈的光明下生存。那光明划开他所处的黑暗,包围了他。他感到那光明在召唤他,他感到他的灵魂渐渐脱离躯壳的束缚,他的灵魂获得自由。在那一瞬间,他终于意识到自己是谁,意识到自己身处何处,意识到自己的--死亡。他处于那位大能者的殿堂。他不惧怕死亡,诺多最英勇也最自尊自重的王从来不畏惧死亡。他睁开眼睛,看到的一切景象都是扭曲而模糊的,曼督斯等候的大殿空无一人。
他的上方传来威严的声音。他知道那是那位大能者,他在召唤他,在对他宣判:
“欢迎你,诺洛芬威,芬威之子。”

评论(1)

热度(1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