木耳_一条咸鱼

【三白】Starlight 随手脑洞,略脑残

oh my....看见真的有太太推荐我的脑洞真是有点方了.......我是重度社恐qwq谢谢太太们www所以随意的码了一个小小的三白段子【跪】私心配个BGM,霉霉的starlight~每次听这首歌我都觉得很配三白!!!以及OOC,OOC,极度OOC,感觉撸成了无脑言情啊我对不起小白和凯三......略脑残,求别打脸
----------再次随意分割一下----------
Celegorn想,他永远不会忘记那个夜晚。
那天是Irrise的成年礼。二叔相当宠爱她,所以她的成年礼也格外隆重些。Celegorn还记得那天Irrise终于换下了白裙子,她的礼服是金银双色交织的,想必一定是整个提理安城最巧手的姑娘绣织成的,美到令人窒息,仿佛映射着双圣树的光芒般,熠熠生辉。
当Celegorn看到身着礼服的堂妹,他有些恍惚。平时堂妹与他相处时,要不是简单的白衣素裙,就是猎手的骑装。平时他的堂妹看起来并无什么特殊之处,然而一经过这样美轮美奂的礼服的映衬,一下子褪去了原来的英气和野性,变得温柔而高贵。她的头发也不再是随意的披散,而是梳起了精美的发型。原来那个小白也是可以这么美丽的呀,Celegorn想。
“Irisse,你今天真漂亮。”不知道为什么,Celegorn曾经和兄弟们没心没肺地讨论提理安城最漂亮的姑娘,从来没觉得有什么不妥。然而此刻他的脸泛起了红霞,仿佛要烧起来。
他的堂妹并没有注意到他的异样,吐了吐舌头,说到:“Telko,拜托你别取笑我了。这裙子紧得要命,这该死的头发让我浑身不自在。我还是喜欢原来的裙子,至少它们能让我正常呼吸。”
Celegorn笑了起来--他当然记得,自己成年礼时所穿的那套繁琐的礼服是怎样让他喘不过气来。成人礼过后他很快就把礼服扔了,为此还受到了父亲的责骂。“但是你不能否认,Irisse,你今天真的是漂亮极了--而这都是拜你的衣裙与头发所赐。不管怎么样,你成年了,祝你以后也能像现在这样快乐。”
Irisse笑了一下,转身投入到那些繁琐的仪式步骤上了。
夜晚有一场宴会。宴会过后,就是舞会。这时候,提理安城的居民们就可以目睹到诺多著名的白公主的风姿,甚至能与她共舞一曲。更有甚者,在舞会上表现够好,说不定能够赢得白公主的芳心。Celegorn记得他其中一个姑姑就是在成年礼的舞会上对一位青年一见倾心。
--说不定自己能赢得她的芳心呢?Celegorn被自己脑海里忽然冒出来的想法吓了一大跳。不,绝不可能。Irisse是那么美丽优秀,不喜欢被束缚,她又怎么会倾心于自己?真是笑话。再说,精灵一向不能近亲结婚,他和堂妹是绝对不可能的。等等,为什么突然会有这样的想法?该不会......是喜欢上她了吧?Celegorn再次被自己吓到了,烦闷地甩了甩头,想把这些荒唐的想法赶出脑海。
“嘿,Telko,在这干什么呢?The fair竟然没有姑娘邀请吗?”忽然,Irisse出现在他的视线里。厅堂里的灯光照耀在她的脸上,她的双眸闪闪发光,眼角与嘴角满含着笑意。她的礼服越发晃眼,让Celegorn怀疑这条裙子是不是由最纯净的星光铸成。
“……Irisse你....愿意和我跳舞么?”几乎是话音刚落,Celegorn就立刻后悔了。于是他的脸越发的红起来,脑子也越来越不清楚。
Irisse咧开嘴笑了:“当然好,我亲爱的Telko。”
接下来的事情Celegorn并不能记住多少。他只知道堂妹牵住了他的手,开始缓缓起舞。他的大脑一切空白,眼前一切都模糊不清,只剩下堂妹如同星光般闪耀的双眸。他本是舞蹈高手,然而现在只能机械地配合堂妹的舞步,而自己没了任何思想,仿佛灵魂已经被Mandos召唤,留在此地的只是一具空壳罢了。
“嘿,嘿,Telko,你今天是怎么了?有些不对劲呢。是不是累了?也好,我都有点烦了,我们出去玩玩吧。”还没等Celegorn反应过来,他就被堂妹拉起手快速地奔跑着,来到了宫殿外的草地上。凉爽的风轻轻地吹在脸上,终于让他清醒了些。对于今晚的糟糕表现,Celegorn颇有些不好意思,而他把这一切归咎于酒精。
“Telko,你等一下,我过会就回来。”Irisse如是说。当她回来的时候,已经褪去了那套金银礼服,换上了原来所穿的那套衣裙。还是清一色的白,只是在裙摆上有些许金边的点缀。这才是真正的Irisse,虽然那套礼服很美,可是美得有些太过了。Celegorn想道。
“嗯,这样就舒服多了。Telko,我们再来跳一曲吧,刚才没怎么放松。我们来真正地跳一曲吧。”
然后他们就开始了。这次的舞蹈完全不同于之前在大厅的舞蹈,Celegorn的舞步完全与Irisse保持着默契。不时地,Celegorn会轻轻地将他的堂妹抬起,而Irisse也经常转圈或是踢腿。她纯白的裙摆在甜美的空气中飘扬,她黑色的发丝在空中飞舞。而Celegorn健美的身姿来回穿梭着,浅金色的头发迎风舞蹈。他们仿佛不是在用双脚舞蹈,而是用交织在一起的灵魂共舞。在他们忘情地舞蹈之时,到了双圣树的光辉交织的时刻。他们谁也没有意识到,只是舞蹈,舞蹈,舞蹈。Irisse纯白的裙子亦染上了双圣树的光辉,变得同之前那件礼服一模一样,甚至美丽更甚于前者。双圣树的柔光在他们的脸庞上跳跃,交织,舞蹈着。他们仿佛身处梦幻,这世间仿佛只剩在独舞的两人。
慢慢地,他们拥在了一起。没有人看见这一幕,甚至连他们自己也不知道。只有满天的繁星将这一切记录下来,只有星光知晓这一切。
------分割线下面高能还是不要看啦----
箭矢刺穿了Celegorn的胸膛。他的胸前渗出血迹,意识愈发模糊,眼皮也慢慢地合上了。渐渐地,他听不见周围的一片喊杀的声音了,眼前的一切亦模糊不清,逐渐归为黑暗。
他看到了一张脸。那张脸被星光环绕着,微笑着。他知道那是谁了,他又想起来那个夜晚的光。
“Irisse,是你吗?”他的嘴角扯过一丝苦涩的笑容,喃喃道。Celegorn破败的身躯终于倒了下去,他眼里的火与光熄灭了。

评论

热度(8)